济川药业半年成绩单差强人意:净利下滑近三成 主力药品仍未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烧伤科普 浏览(1278)

8月21日,济川药业(600566,股吧)公告称,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9.51亿元,同比下降24.46%;实现净利润6.85亿元,同比下降 28.94%。

对于业绩的下滑?济川药业表示,报告期内,受疫情影响,儿科等科室门诊量下降幅度较大,同时药店端的销售也受到不利影响,导致公司经营业绩有所下降。

事实上,除了疫情因素影响之外,公司业绩受国家医药政策影响也较大。

2019年8月20日,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通知要求“各地应严格执行《药品目录》,不得自行制定目录或用变通的方法增加目录内药品,也不得自行调整目录内药品的限定支付范围。对于原省级药品目录内按规定调增的乙类药品,应在3年内逐步消化。”公司蒲地蓝消炎口服液、蛋白琥珀酸铁口服溶液等产品未纳入本次国家医保目录,已纳入部分省级医保目录。如未来上述产品仍未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则可能面临未来3年内退出省级医保目录的风险。

天眼查资料显示,济川药业主要从事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药品产品线主要围绕儿科、呼吸、消化等领域,主要产品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小儿豉翘清热颗粒、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等。

此前,济川药业的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公司员工行贿医院医生遭曝光。我们也及时跟踪报道了《四川眉山市人民医院院长受贿241万被判刑 济川药业子公司赞助攻读人民大学研修班并行贿》。

2015年,王某某为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南片区销售代表杨某2在市医院销售药品上提供帮助,收受杨某2现金1万元。

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南片区销售代表杨某2和王某某在证词中也表示,2012年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药品通过四川圣诺华药业公司配送进入市医院供应业务,然而其公司的药品被市医院停用了,于是,杨某2寻找王某某寻求帮助,市医院恢复采购了济川公司的药品。

为此,为了与市医院院长王某某搞好关系,2015年左右,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赞助王某某到中国人民大学读研修班,他陪同王某某去学校报名后在附近一家宾馆送给王建民1万元。